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安庆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宜府行复决[2015]16号


 

申请人:XX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安庆市菱北西路花亭综合楼X号楼。

法定代表人:XX,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丁X,安徽恒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安庆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安徽省安庆市棋盘山路348

法定代表人:刘XX,该局局长。

第三人:余XX,男,XXXXXX日出生,住安徽省安庆市宜秀区白泽湖乡跃进村XXXX号。

申请人XX有限责任公司不服被申请人安庆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宜认定[2015]099号《工伤认定决定书》,201547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本机关依法予以受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宜认定[2015]099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申请人称:一、第三人 2014917日下午受伤不能确定为在施工工地工作时受伤。首先,第三人称自己2014917日下午3左右在新昌大厦施工工地拆除钢管架子时,不慎被倒下的钢管砸到腰部左侧受伤,但第三人以及与他一起做工并帮他作证的工友,在第一时间并没有向工地管理人员报告,申请人后期经调查也无法确定第三人受伤是否是在工地施工时意外造成。其次,第三人在917事故后提交给申请人的病历编号是0042178,提交到被申请人那的病历编号是0040748,两份病历都是安庆市第四人民医院的,检查时间相同都是2014917,第一份病历没有记载受伤的地点和原因,仅记载诊断为第9根肋骨骨折,但第二份病历却添加了“在工地做事时被钢管碰伤至左胸腰部疼痛,如有腰疼变化,来院复查”等内容,很显然第二份病历系后期伪造,第三人的这种行为有故意编造事实冒充工伤的嫌疑。

二、第三人2014930前往医院诊断出脾脏破裂,此次受伤与2014917所受伤害不具有关联性。第三人在2014917受伤后就前往安庆市第四人民医院检查治疗,医生对第三人的胸部拍摄CT,也对第三人的腰部做了彩超检查,检查结果表明肝、肾、脾及盆腔均未见异常,医生给出的诊断结果只是左胸第9肋骨骨折。后第三人于2014930突发左上腹部疼痛被送往安庆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经检查诊断为:创伤性脾破裂、腹腔内出血。众所周知,脾脏是血供丰富的器官,如脾破裂导致腹腔内出血是常人难以忍受的,可能导致死亡。第三人如果是因917受伤导致脾破裂,是不可能坚持到930才发现病症的,所以可以推定第三人930是因为其他意外导致脾脏破裂,与917受伤没有关联性,更成不了工伤。

三、被申请人在作出工伤认定前没有对证据材料和相关事实进行必要的调查核实,认定程序违背了《工伤认定办法》的规定。第三人自称自己在2014917在施工工地受伤,但其受伤部位和受伤时间与事实严重不符,其提交的证据材料或相互矛盾,或缺乏关联性,申请人在答辩的同时向被申请人提交了相关证据足以证实其创伤性脾破裂与2014917的损伤无关,被申请人面对存在极大疑问和争议的证据材料既没有召集双方进行听证,也没有向有关单位进行调查核实,简单武断的认定第三人脾破裂是工伤,严重违背了《工伤认定办法》第九条、第十一条的规定。

综上,从目前的证据不能确定第三人917受伤系工伤,且脾破裂与本次受伤没有关联性,被申请人在没有查明案件事实的情况下作出了错误的认定,故请求依法支持申请人的复议请求。

被申请人称:一、被申请人作出的宜认定[2015]099号《工伤认定决定书》程序合法。2015年元月7日,第三人向被申请人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要求认定其2014 917在申请人XX有限责任公司工作中所受伤害为工伤,并提交了有关材料。被申请人依法予以受理,并于当日向申请人发出《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经对各方当事人提交相关材料审核及被申请人进行调查核实后,于201534作出宜认定[2015]099号《工伤认定决定》,认定第三人为工伤,并于2015310送达当事人。

二、被申请人作出的宜认定[2015]099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201491715左右,XX有限责任公司员工余XX ,在安徽新昌大厦地下室拆钢架子时,不慎被倒下的一根钢管砸伤。先后经由安庆市第四人民医院及安庆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治,诊断结论为: 1、创伤性脾破裂; 2、膜腺挫伤; 3、肠系膜血肿。第三人与申请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2014917日下午在施工工地工作时受到事故伤害、先后在安庆市第四人民医院及安庆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治疗的事实,有《劳动保障监察调查询问通知书回复函》及《建筑行业基层施工人员工资发放表》,与第三人同在现场工作的同事胡X、王X的证明,工伤认定询问笔录,安庆市第四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安庆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证明书等证据印证。申请人辩称第三人2014917日工作中受到事故伤害不应认定工伤的理由不能成立:首先,即使申请人辩称存在两份安庆市第四人民医院病历,但第三人 称已交公司,公司不给才再由安庆市第四人民医院补写了一份病历,经调查核实申请人亦不能证明己交病历返还给了第三人,况且申请人也没有举证否定第三人2014917日工作中受到事故伤害的事实存在,故其辩称第三人2014917日下午受伤不能确定为在施工工地工作时受伤理由不能成立。其次,虽然第三人2014930才在安庆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出创伤性脾脏破裂,距离第三人2014917受伤有13天,但结合第三人受伤的部位及受伤后没有上班的事实存在,且申请人也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排除第三人脾脏破裂不是2014917伤害所致。再次,《工伤认定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令第8)第十七条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用人单位拒不举证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可以根据受伤害职工提供的证据或者调查取得的证据,依法作出工伤认定决定”。根据该规定,申请人作为用人单位依法应承担举证责任,但无相反证据推翻创伤性脾脏破裂等系2014917伤害所致的事实存在。综上,被申请人作出的宜认定[2015]099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三、被申请人作出的宜认定[2015]099号《工伤认定决定书》适用法律正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第三人在工作中受到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项的规定,宜认字[2015]099号工伤认定适用法律正确。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宜认定[2015]099号《工伤认定决定书》程序合法,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依法维持被申请人的具体行政行为。

第三人称:一、第三人2014917在申请人工地工作时受伤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胡X、王X的证言清楚载明2014917日下午3左右,第三人在申请人安徽新昌大厦工地地下室拆钢架子时,被钢管击中左侧腰部,造成第三人受伤。从第三人提供的九月份工资表可以知道胡X、王X与第三人在九月份都是申请人新昌大厦工地的工人,他们的证言应是真实的,且与安庆市第四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及相关报告单相印证。至于出现两份病历,是因当时第三人就诊是工地负责人王XX送去的,第一份病历被王XX拿走,不肯返还给第三人。第二份病历是第三人因工伤认定需要提交病历材料,只得找到当时的接诊医生根据其记录材料重新开具,二者主要内容一致。若不是在申请人工地受伤,申请人又如何能取得第三人当时就诊的病历。可见,第三人在申请人处工作时受伤是毋庸置疑的。

二、第三人2014930经医院诊断的创伤性脾脏破裂等伤情是917在申请人处工作时受伤造成。12014930日病历及入院记录均载明:“患者13 天前在工地干活时,被重物砸伤左侧上腹部,造成上腹部疼痛不适,随到当地医院处理。两小时前突然出现左侧上腹部疼痛不适到院急诊。”第三人是深夜到医院急诊,有着生命危险,不可能不如实陈述病情,而冒着医生诊断错误的风险,谎称受伤经过。2、第三人2014917受伤后前往安庆市第四人民医院并未拍摄胸部CT,申请人明显做了虚假陈述。第三人是930到安庆市第一人民医院才做了胸部CT检查。况且,当时的彩超报告单只是提示:双肾、输尿管未见明显异常。当时并未检查脾脏,且检查手段不精确,当天治疗费用不足500元。申请人也未提供证据证明X片、彩超检查就百分百能检查出脾脏是否破裂,不会有遗漏情况出现。3、第三人917检查后一直遵循医嘱在家休息,并无任何活动,也更不可能如申请人所说是因其他意外受伤,这纯属申请人的推断猜测。更何况,930日深夜诊断的伤情部位与917受伤部位是完全一致的,且是创伤性脾破裂。4、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工会组织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申请人没有提交任何确切证据证明第三人受伤不是工伤。

三、安庆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作出的行政行为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工伤认定办法》第九条、第十一条以及《工伤保险条例》均未强制规定被申请人必须履行调查或听证的程序。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程序违法,没有法律依据。本案中,第三人受伤事实清楚明确,证据确凿充分,申请人未提出任何反驳证据,故被申请人作出认定第三人为工伤的行政行为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安庆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宜认定[2015]99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第三人受伤为工伤的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法应当予以维持。

经审理查明:201491715左右,第三人在申请人承建的安徽新昌大厦地下室拆钢架子时,不慎被倒下的一根钢管砸伤左侧上腹部,即被送往安庆市第四人民医院救治,被诊断为左侧第9肋骨骨折。93002,第三人因突发左上腹部疼痛加重,前往安庆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治,被诊断为创伤性脾破裂、膜腺挫伤、肠系膜血肿,住院手术治疗21天,1021出院,医嘱建议:“加强营养,适量锻炼;注意休息,休息三月,门诊随访”。20141229,第三人向被申请人申请工伤认定,201517,被申请人决定受理并向申请人送达《工伤认定申请受理通知书》和《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34,被申请人作出宜认定[2015]099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以上事实有第三人陈述、20149月份申请人关于安徽新昌大厦工程基层施工人员工资发放表一份、证人证言四份、工伤认定询问笔录两份(第三人 、王XX)、安庆市第四人民医院门诊病历两份、彩超检查报告单、X光检查报告单各一份、安庆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入院记录、出院记录、手术记录单、CT诊断报告单、病理检查报告单各一份等证据予以证明。

本机关认为:首先,第三人 2014917日下午3左右在安徽新昌大厦地下室拆钢架子时,不慎被倒下的一根钢管砸伤左侧上腹部受伤的事实,证人证言四份、工伤认定询问笔录两份(第三人、王XX)、安庆市第四人民医院门诊病历两份、彩超检查报告单、X光检查报告单等证据足以证明属实。且第三人受伤时第一时间通知了带他去工地干活的王XX,也是王XX将其送至安庆市第四人民医院检查的。故第三人2014917日下午3左右受伤应认定为在施工工地工作时受伤。其次,对于安庆市第四人民医院的两份病历(编号分别为:00421780040748),虽然0042178号病历上没有记载受伤的地点和原因,但两份病历均诊断为第9根肋骨骨折,且经本机关调查,这两份门诊病历均由当时的门诊医生周XX出具,周XX医生的证言表明,是第三人 来要求他补病历的,这与第三人陈述称第二份病历是找医生补开的是一致的。申请人认为第二份病历系申请人后期伪造的主张不成立。再次,第三人930被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为腹腔内出血、创伤性脾破裂,受伤位置与917受伤相同,而且医学上不能排除917受到创伤,930才出现脾破裂、腹腔出血的可能性,申请人也无法证明第三人 2014930的脾破裂与2014917的受伤无关联性。被申请人作出的宜认定[2015]099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机关决定:                                                                                                                                                                                                                                                                                                                                                                                                                                                                                                                                                                                                                                                                                                                                                                               

维持被申请人安庆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宜认定[2015]099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申请人、第三人如不服本决定,可以自接到本决定之日起十五日内,依据行政诉讼法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5527  

 

 

版权所有:安庆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 技术支持:众和网络 皖ICP备11002145号-1
电话:0556-5347072 地址:安庆市东部新城综合写字楼8楼C区

皖公网安备 34081102000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