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安庆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宜府行复决〔2017〕×号)

 行政复议决定书

宜府行复决〔2017×

申请人:××××××××村民组;

代表人:×××,职务:组长;

住所地:安徽省××××××村。

申请人:××××××××村民组;

代表人:×××,职务:组长;

住所地:安徽省××××××村。

委托代理人:×××,安徽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职务:县长;

所在地:安徽省××××××路。

第三人:××××××××村民组;

代表人:×××,职务:组长;

住所地:安徽省××××××村。

申请人××××××××村民组和××村民组因不服被申请人××县人民政府于2016118日作出的×政行处决字20163号《行政处理决定书》,201715日向本机关提出了行政复议申请,本机关依法予以受理。由于第三人××××××××村民组亦因不服被申请人××县人民政府于2016118日作出的×政行处决字20163号《行政处理决定书》,于2016122日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本机关决定并案审理。

申请人××××××××××村民组以因涉案各方均对××县人民政府颁发的“林政字第04564号山林权所有证”上登记的山林面积实际有多少亩存在较大争议。需要委托有资质的中介机构进行丈量评估为由,向本机关申请中止行政复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七条和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八)项之规定,决定中止该行政复议案件审理。

期间,2017520日,申请人××××××××××村民组委托煤炭工业××设计研究院对林政字第04564号山林权证上登记的林地面积进行了测绘,提交了测绘报告。经审查发现没有相关该研究院的资质证明,遂要求提供。2017628日,第三人××××××××村民组邮寄提交了××兴粤工程测绘有限公司作出的《宗地图》,以及相关资质证明。2017731日,申请人××××××××××村民组委托代理人×××律师向本机关提交了××××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并提供了相关资质证明。本机关至此恢复行政复议案件的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一、依法撤销被申请人于2016118日作出的×政行处决字[2016]3号行政处理决定;二、明确林政字第04564号山林权所有证记载的30亩林地及其附属权益属于申请人。

申请人称:一、被申请人已经查明第三人和申请人对“林政字第04564号山林权所有证”没有异议,都认为该山林权证确定的山林权属于两申请人即××××村民组和向阳村民组(原双峰公社杨冲大队××组、××)所有。该山林权证上明确记载山林地名称为“大山”,面积“30亩”,山场坐落为“大山从南至北”,四至注明“南至山脚”、北至“大岭凹凤形岗”。众所周知,既然是大山,自然由山顶、山腰和山脚等部分组成,山的东南西北四向与地平线相交的周长是山脚,山脚是大山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山的北脚无可厚非当然也归属申请人,林政字第04564号林权证已经确定“30亩大山从南至北”的山林权属于两申请人所有,其山林受国家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现被申请人作出潜政行处决字20163号行政处理决定,将该山林以中间小山岗为界育下一分为二,决定北片归第三人所有,南片归两申请人所有,被申请人的该具体行政行为违反了《安徽省山林权纠纷调处办法》第八条的规定:确定县内山林权属,以林业“三定”时人民政府核发的山林权所有证为基础,“三定”时未发证的,以六十年代“四固定”时期确定的权属或经营范围为基础;“三定”和“四固定”时期都未确定权属的,可参照农业合作化或土改时的权属确定。山林权所有证记载的四至清楚的,以四至为准;四至不清楚的,以面积为准。

本案争议的山林在林业“三定”时××县人民政府就核发了林政字第04564号林权所有证给两申请人,而且山林权证记载的四至清楚(“南至山脚”、北至“大岭凹凤形岗”),即使第三人认为林权证上的大山北至“大岭凹凤形岗”的实际地理位置记载不清楚而存在争议,但是,林权证上记载了大山的面积为30亩,这是确定无疑的,通过面积也能确定“大岭凹凤形岗”的具体地理位置是在30亩大山北边的另外地方,因为争议的整座大山和大山北脚处低于周围的一片山凹地加起来总面积只有30多亩,如果将大山沿中间小山岗为界直下一分为二,北片归凤形组所有,那么两申请人林权证上登记的林地将不足十亩,显然,“大岭凹凤形岗”应排除在林权证上确定的30亩大山之外的北边。通过分析、比较、现场查勘,还是能够得出确定答案的,即“大岭凹凤形岗”就是在大山北脚以北的山凹北侧的凤形岗,林权证上记载的大山北界显然是指“现在葬有坟山的东与枫树岭组相邻的山岗”,而不是指“从凤形水库大坝东头沿岗直上至龟形黑石头上岗头”。所以,被申请人认为该山林双方(申请人和第三人)都不能提供确凿权属证据,并依据《安徽省山林权纠纷调处办法》第十一条的规定,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显然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而且严重损害了两申请人既有的合法权益。

二、从文字含义分析也能知道“大岭凹凤形岗”的具体地理位置。首先,第三人在申请书中也认可申请人的山场北边止于大岭凹凤形岗,何谓“山场北边止于大岭凹凤形岗”,顾名思义,是指大山北边山脚向其北边地平线延伸的地方截止于大岭凹凤形岗,“大岭凹凤形岗”显然排除在大山坐标系范围内。“凹”是指低于周围的一片地,与“凸”相对,本案特指大山山脚北边凹陷的一片平地;“岗”的含义是指“高起的山坡”如山岗,还指平面上凸起的一长道,本案特指大岭凹凤形岗。其次,第三人在申请书中陈述:王家坟山场又叫凤形洼,是一片平地,与第04564号林权证上记载的大岭凹不是一个地方,大岭凹在凤形洼的东南面,中间横隔凤形岗,凤形岗与大岭凹相连,与第04564号林权证记载的(大岭凹凤形岗)相一致。第三人清楚的说明了大岭凹在凤形洼的东南面,中间横隔凤形岗,大岭凹和凤形洼的地理位置确定了,位于二者之间的“凤形岗”地理位置无疑也能确定,既然第三人认可凤形岗与大岭凹相连,那么,大岭凹凤形岗在地理上的具体位置也就一目了然,被申请人认为“凤形岗”实际地理上的具体位置目前无法查清,与客观情况严重不符。

三、第三人在申请书中请求被申请人确认王家坟20亩林地、林权属于其所有,并没有要求确认两申请人所有的第04564号林权证上记载的大山属于其所有,被申请人将大山一分为二,决定北片归第三人所有,违反了不告不理的原则,其作出的决定超出了第三人的请求,依法应予撤销。

被申请人称:一、《决定书》作出事实清楚。(一)双方对1981年林业“三定”时林政字第04564号山林权所有证存根本身没有异议,双方争议的焦点是该证上记载的北界在实际山场上的具体实际地理位置有异议。××村民组认为证上记载的北界在实际的地理位置应该是指“从凤形水库大坝东头沿岗直上至龟形黑石头上岗头”,此界线以北的山场属于××村民组所有;××××两村民组认为证上记载的北界在实际的地理位置应该是指“现在葬有坟山的东与枫树岭组相邻的山岗”。××村民组和××××两村民组各自认定的两个不同的“北界”之间,实际面积约21亩左右。(二)林政字第04564号山林权所有证存根记载“地名为大山、树种为森树、面积为30亩,四至为东胡咀山界、西鲤塘咀至水库、南至山脚、北大凹凤形岗”的山场归双峰公社杨冲大队××、××所有。(三) “凤形岗”并非历史上沿革下来一直使用至今的地名,而是在林政字第04564号山林权所有证存根记载的一个地名,其实际地理上的具体位置,目前无法查清。(四)原双峰公社杨冲大队为现××××村;现××××××组是原双峰公社杨冲大队凤形生产队其中一部分;××××××××两村民组是原双峰公社邱庄生产队。

二、《决定书》作出适用法律正确。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依据《安徽省山林权纠纷调处办法》第十一条“双方都不能提供确凿权属证据的山林,其权属主要根据自然地形,照顾双方生产、生活,合理划定”之规定,虽对双方进行了多次调解,均未达成协议。本机关遂于2016118日依法作出×政行处决字20163号《行政处理决定书》,对该山场予以了确权;以争议山场的中间小山岗为界直下将争议山场一分为二,北片归凤形组所有,南片归××××两个村民组所有,争议山场内1981年前后延续至今耕种管理的田、地、塘等相关权益权属不在本次处理决定调整范围之内,仍维持现状不变。

三、《决定书》作出程序合法。2016712日,××××××组向××县人民政府提交书面申请,请求确认位于××××××村双方争议的王家坟地约20亩林地归其所有。同日,××县人民政府受理了该确权申请,并将申请书副本送达××××两村民组。之前,××镇多次组织双方调解,无果;后县林业局成立专门调查组,对涉案山场进行了走访调查。调查认定,以争议山场的中间小山岗为界直下将争议山场一分为二,北片归凤形组所有,南片归××××两个村民组所有,争议山场内1981年前后延续至今耕种管理的田、地、塘等相关权益权属不在本次处理决定调整范围之内,仍维持现状不变。被申请人根据林业局调查意见,经仔细审查后,依法作出×政行处决字20163号《行政处理决定书》。

第三人称:一、×政行处决字20163号行政处理决定书(以下简称3号决定书)完全脱离了林政字第04564号林权证,既无事实依据,也无法律依据。11981年山场“三定”时,林政字第04564号林权证上的四至有清楚的记载,其中北至:大岭凹、凤形岗,即申请人的山场北边止于大岭凹、凤形岗。申请人、第三人双方对04564号林权证的记载并无异议,双方争议的是哪里是凤形岗,第三人主张凤形岗是凤形水库大坝直上的山岗为04564号林权证所指的凤形岗,而申请人主张凤形岗是北移约135米的小山岗为凤形岗。根据《安徽省山林权纠纷调处办法》第八条的规定,确定县内山林权属,以林业“三定”时人民政府核发的山林权所有证为基础,而3号决定书完全置04564号林权证不顾,从中一分为二,硬生生的划出一条新的界线,凭空创设权利,完全偏离04564号林权证的记载,既无事实依据,也无法律依据。2、根据《安徽省山林权纠纷调处办法》第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四至清楚的,以四至为准。本案04564号林权证的四至是清楚的,凤形岗非此即彼,无论如何也不会是3号决定书所确定的在凤形洼中一分为二。3、根据《安徽省山林权纠纷调处办法》第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即使四至不清,也应该以面积为准。04564号林权证上记载的面积是30亩,被申请人在确权时,未对该证所涉山场面积进行丈量,从面积上进行确权,明显有违法律规定。第三人经对04564号林权证记载的涉案山场面积进行丈量,至第三人主张的凤形岗,面积己经达到42.8亩。显然争议山场不在04564号林权证之列。

二、第三人在申请确权时提供了六组证据,足以证明争议山场属于第三人所有。被申请人无视这些证据,直接导致事实认定不清。119801124日老凤形生产队分队时订立的山界协议有明确记载:凤形队活封山界:东至龟形黑石头上岗头,下至胡中信屋基。现在黑石头尚在,胡中信屋尚在,都在第三人主张的凤形岗上,足以证明04564号证记载的凤形岗就是第三人主张的凤形岗。同时胡中信的房屋居于鲤鱼塘嘴至水库的直线上,与04564号证记载的两至完全一致,东西界线也正好形成封闭圈。22016412××镇司法所组织老村干、老代表调处时,可以确定三点,第一,争议山场1981年以前属于凤形组,这点应该是确定无疑的;第二,种板栗的那片洼叫凤形洼,不是大岭凹,这点也是确定的;第三,部分代表、村干证明胡中信前屋后岗叫凤形岗。申请人认为,(1)山林权变动应当有特定的能够引起物权变动的法律行为,争议山场1981年以前属于凤形组,而之后没有引起物权变动的法律行为,物权还应该属于原产权人。(2)凤形洼不是大岭凹,那么大岭凹应当另有其点,第三人主张的大岭凹与凤形岗相连,在大岭凹的东边,与事实一致。3、凤形洼现有七坟山,所有的坟主都证明当年葬坟时都是找申请人协商的,占地补偿也是付给第三人的,没有一个坟主证明当年葬坟时与第三人协商。同时,余超群证明胡中前现在的房屋也是通过第三人同意才得以在此处建造,胡中前的宅基地属于第三人所有。且胡中前房屋和七座坟都是04564号证颁发之后才修建。这些都充分证明争议山场在1981年之后仍然属于凤形组。4、土改时,争议山场就属于第三人社员徐造邦、徐造发所有,参考土改证,往前追溯,争议山场也应该属于凤形组所有。5、争议山场位于凤形岗北排上的罗汉松、外国松,凤形洼的板栗树、杨树都是第三人当年所裁,现在这些树都己成林,第三人仍然在行使管理维护的权利,每年的板栗基本是申请人收获。按照当前的使用现状,也应该是属于第三人。6、凤形洼确有几块地、几棵板栗树是第三人成员在使用、收益,但这些山地,就是申请人在自己的陈述中也承认是1981年到户后,第三人社员与申请人社员个别私下调换的。就是说,即使是这几块地,本身产权也是属于凤形组,只是双方调换使用。

经审理查明:1、在林业“三定”时××县人民政府核发的林政字第04564号《山林权所有证》记载:“地名为:大山;树种为:森树;面积为30亩。四至为东胡咀山界;西鲤塘咀至水库;南至山脚;北大凹凤形岗。”的山场为当时的双峰公社杨冲大队××××生产队所有,也就是现在的申请人××××××××村民组和××村民组所有。

2、争议双方对林业“三定”时××县人民政府核发的林政字第04564号《山林权所有证》所记载的内容本身没有提出异议。双方的争议焦点在该证上记载的北界的具体位置,也就是:“北大凹凤形岗”在实际山场上的具体地理位置。从实地调查和争议双方以及被申请人提供的地形地貌上看:该山场的确存在南北二条山岗,也就是争议双方分别主张是“大凹凤形岗”的这二条山岗。

3、“北大凹凤形岗”上所谓的:“大凹凤形岗”并非历史上就有的地名,它只是在林业“三定”时××县人民政府核发的林政字第04564号《山林权所有证》根据地形而填写的一个名称,其实际地理位置争议双方及被申请人都不能提供有效的证据证明并予以确认。

4、申请人××××××××××村民组向本机关提交的安徽××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机构许可证号:34080417)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2017鉴字11)显示:该争议山场总面积为18555.99平方米,合为27.8340亩。

5第三人××××××××村民组邮寄提交的××兴粤工程测绘有限公司(证书编号:丙测资字4420951)作出的《宗地图》显示:该争议山场总面积为29004.90平方米,合为43.5073亩。

另查,1、《安徽省山林权纠纷调处办法》第八条规定:确定县内山林权属,以林业“三定”时人民政府核发的山林权所有证为基础,“三定”时未发证的,以六十年代“四固定”时期确定的权属或经营范围为基础;“三定”和“四固定”时期都未确定权属的,可参照农业合作化或土改时的权属确定。山林权所有证记载的四至清楚的;以四至为淮;四至不清楚的,以面积为准。

2、《安徽省山林权纠纷调处办法》第十一条规定:双方都不能提供确凿权属证据的山林,其权属主要根据自然地形,照顾双方生产、生活状况,合理划定。

本机关认为:林政字第04564号《山林权所有证》是1981年林业“三定”时由××县人民政府依法核发给申请人××××××××××村民组的有效的权属证件,且争议双方对该证所记载的内容没有异议。争议的焦点是该证所记载的“四至”中的北界“大凹凤形岗”在该山场的具体地理位置。依照上述情形被申请人××县人民政府应当适用《安徽省林权管理条例》第三十九条和第四十条等规定予以处理。被申请人依据《安徽省山林权纠纷调处办法》第十一条规定,属适用依据错误。

申请人××××××××××村民组委托安徽××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2017鉴字11)显示:该争议山场总面积为27.8340亩。第三人××××××村××村民组委托广东兴粤工程测绘有限公司作出的《宗地图》显示:该争议山场总面积为43.5073亩。由于争议双方提供的测绘面积差距较大,不符合《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七条规定之情形,亦不属于行政复议机关行使变更权的范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2目之规定,本机关决定:

 

1、撤销被申请人××县人民政府作出的×政行处决字(20163号《行政处理决定书》;

2、责令被申请人××县人民政府在六十日内依法重新作出。

申请人、第三人如不服本决定,可以自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7××   

版权所有:安庆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 技术支持:众和网络 皖ICP备11002145号-1
电话:0556-5347072 地址:安庆市东部新城综合写字楼8楼C区

皖公网安备 34081102000007号